【國際家庭日2021】COVID-19 下的家庭挑戰

每年的5月15日為聯合國的「國際家庭日」。在2021年的活動開展前,我們亦希望和香港人分享有關現時世界上的家庭狀況的研究,和有關家庭導向的政策的倡議。 這一篇會先集中於檢視 COVID-19 下的家庭問題和挑戰。

在聯合國的經濟及社會理事會2020年發表,為2021所作的實務準備,就提出了眾多現時家庭面對的問題,內容很值得現今香港關注養育子女、育兒教育、家庭福祉的個人、組織所了解。特別是這兩年全球面對突如其來的世紀疫症,也是 聯合國 經濟及社會理事會 在今年報告中的一大重點。

長期的COVID-19大流行顯示了數碼科技對工作、教育和通信的重要性。這場大流行病加速了社會和工作中已經發生的科技變革,包括擴大數碼平臺的使用以及雲端計算等相關科技創新、以及大數據和演算法的使用。因此,雇員和僱主都得面對更靈活創新的工作模式。此外,學校關閉和在家工作的需求增加,加劇了對父母倦怠 (Parental Burnout) 程度上升的擔憂,這可能與對兒童福祉的長期負面影響有關。現在,父母和照顧者,特別是從事全職工作的父母和照顧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資源來協助其養育義務。在COVID-19大流行時期,隨著兒童追求混合或全日制遠程學習,父母的在家參與對於兒童的持續學習,和確保兒童身心健康是必不可少的。

(繼續閱讀…)

【給媽媽的情緒課】面對情緒失控,在風暴前的自我急救法

今天是2020年的最後一天,卻是傳來一宗令人心酸的新聞。香港灣仔一位需要照顧三名年幼孩子的全職媽媽,在教導7歲長子功課時情緒失控,企圖勒死兒子不遂後自縊,被發現時已經腦幹死亡。

無論有多憤怒,都只是90秒的事

作為一位壓力山大的母親,生氣、憤怒、憫憎是常有的情緒。(不要批判你的情緒,認清情緒並告訴自己︰哦!原來我在生氣)。當負面情緒來襲時,身體會開始有不同反應,接著大腦啟動生理機制,而你就像是被引爆一般,感到「火都嚟」、「著晒控制唔到」。

不過,根據美國神經學家Jill Bolte Taylor指出︰由接收負面情緒訊息、傳遍身體、到消失,這只是需要90秒!而如果90秒後,你仍然意憤難平,原因就在於你心態停留在這些已過去的事情上。

90秒的C.I.A 救命計劃

各位父母,當你察覺憤怒機制將被開啟,你其實還有90秒的時間讓自己脫離「情緒風暴」,就好像即將要撞車了,你還可以趕快煞車一般。當然,這和煞車一樣是十分困難的。在這90秒時間,C.I.A絕對可以幫助到你渡過「爆發」的一刻。

C︰Cut 停止

停下來!就是現在!就像是電影導演喊「Cut」一般,什麼都不要做。你此時此刻最需要的是停頓,讓情緒機制更容易回復平衡。「Cut」讓你不再受困於眼前的事物,配合深呼吸,可以讓你的頭腦冷靜下來。

(繼續閱讀…)

【青年、家庭與社區參與】

近日,筆者的機構招募實習學生,反應十分熱烈,出乎團隊的意料。經歷一輪「選擇困難症」,逐漸篩選進入面試的同學。筆者已經距離要「搵intern」的日子有一段歲月了,自己也是頗珍惜在面試時多多了解年青人的想法,以及對社會的想像和了解。趁記憶猶新,趕快記錄一下。

新一代年青人公民意識增強

對比起香港經濟飛昇的年代,有不少同學表示十分希望到社會企業及非牟利機構實習或工作,表示其中一項工作的期望是「有意義」。這是一件令人感動的事,大家要知道,一般在這些機構工作的回報不是很多。大學生願意主動與社區連結,某程度是委身於社區之中,這是正面的訊息。

(繼續閱讀…)

【如果你是鄺星宇的輔導員,如何談下去?】

鄺星宇這個名字,近日在新聞媒體不停出現。原因之一,他犯了罪而他又是政黨成員,自然引起公眾的討論。筆者作為一位輔導員,在大眾「食花生」之餘,嘗試跟大家分享一起這個 what if︰假如他坐在你面前,你就是他的輔導員,會怎樣開展對話呢?

輔導員的首要工作和條件

輔導員有機會面對不同的案主,案主也許是好人,也許是嫖客、是罪犯。不過,輔導員和法官不相同,不能以道德批判案主。假如有學過輔導就會知道「非批判態度」是輔導最首要的元素和原則。簡單的比喻說是「非批判態度」就是我們有了一副平光眼鏡,在沒有任何雜質下去看待案主。不過,人始終不像機器,往往都帶有些微個人主觀去看人,所以輔導員就是訓練自己利用不同技巧處理個案,避免把個人主觀和情緒影響輔導。

鄺星宇的背景,在社會紛爭的氣氛下,就很容易令人帶有批判或成見。他的政治背景、精神狀態、性取向,每一樣都可能令輔導員作出一些前設(assumption)。而輔導員個人的素質就顯得非常重要︰真正做到不帶批判,才能夠從不同角度理解人性、理解一些被社會標籤為「惡」的人。

另一個輔導員必備的條件,就是同理心。同理心一詞相信大部人都聽過,不少中學生都在課堂上學習到。相比起「批判性態度」︰這種人有人性下,難免完全不批判的狀況,同理心相對容易培養得多。根據哈佛大學研究,同理心是奠定小朋友未來成功基礎。而筆者作為一位輔導員,回想過去的自己,亦覺得同理心的增強,會比較不容易妄下斷論,凡事會想先聽聽別人的看法、解釋,再加以追問,才對事情蓋棺定論,這不就是「非批判態度」嗎?

(繼續閱讀…)

【採訪報導 | 清官不審家庭事?心理輔導員為家暴把脈】

清官不審家庭事?心理輔導員為家暴把脈。乍看社署及警方提供有關家暴案件的數字,家暴問題似乎並不嚴重。不少人會說香港是女權當道的城市,比起日本和韓國,女性在社會的地位相對較高,成為家暴受害者的機率自然相對低。然而,數字能反映到現實嗎?

感謝 01深度 香港01 的採訪,令公眾更加深入明白家庭暴力在社會的現況及有關制度的不足。

網站原文︰【家暴】受虐想分居竟要「鬥慘」 為何總要出事才事後彌補?

同時,家家輔友希望透過呢篇報導,讓家長、社會及各個界別了解輔導員的功能,我們的工作正正填補制度的不足,同時體現緊社會創新的元素。所以,有負想放?Whatsapp我地啦﹗

(繼續閱讀…)

【「媽媽辛苦了﹗」疫情下的母親節 是什麼把母親的壓力推到極致?】

各位媽媽辛苦了幾個月,隨著限聚令的放寬,各位媽咪終於可以中場休息,開開心心共聚天倫之樂。

抗疫時間來到了分水嶺,成功跨過的話,我們大概可以回復以往笑臉,不用為撲口罩而緊張。筆者相信在疾病生死的這段時期,每個人都有不同方面的領悟。作為一位家庭輔導員,在疫情中最多的思考就是停課的孩子與繼續上班的父母們之間的矛盾,以及網絡大軍對這些現象的種種評價,如何令香港母親(特別是雙職媽媽) 的壓力累積至頂點。

疫情下香港母親的壓力

回顧從一月起,香港的母親們的「抗疫之路」,就從搶口罩起。及至新年假期後,教育局宣佈停課及「網上教學後」,香港母親們開始母兼師職。由於疫情在新年假期後開始爆發,起初大部分老闆都延長新年假期,或準許員工在家工作,但隨著老闆們的「租金成本」問題,二月尾三月頭已經著令大部分員工回辦公室上班。對雙職家長來說惡夢就來了:一邊朝九晚六的上班,下班要日常家務事及清潔,深夜母兼師職指導功課。隨著疫情越趨嚴重及限聚令的實施,加上復課無期,孩子被逼困在家中,家長需要花上更多時間照料,引發更多家庭衝突及情緒問題。

(繼續閱讀…)

【游走體制內與外|關於家庭暴力,一位心理輔導員的觀察與剖白】

DV

猶記得數年前,人生第一次實習,接到的第一個個案就是家庭暴力的案主。課堂上教的什麼reflection of feelings、clarification 等等都未派上用場,最先學會的就是進入輔導室前要帶備一盒紙巾。無錯,面前的那個她只會哭得梨花帶雨。比起理論,紙巾更加能夠幫助我與案主建立關係。

作為一位心理輔導員,而非社工,我不牽涉在社會福利制度之內。比起警察、司法機構、律師、學校及社工,我像一個可有可無的持份者。只有案主求助,我才會有機會了解他的內心世界,也不能不了解香港發生家暴後的司法程序。正正如此,這幾年來也觀察著我城之中,平淡、現實又無奈的家庭面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