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鄺星宇的輔導員,如何談下去?】

鄺星宇這個名字,近日在新聞媒體不停出現。原因之一,他犯了罪而他又是政黨成員,自然引起公眾的討論。筆者作為一位輔導員,在大眾「食花生」之餘,嘗試跟大家分享一起這個 what if︰假如他坐在你面前,你就是他的輔導員,會怎樣開展對話呢?

輔導員的首要工作和條件

輔導員有機會面對不同的案主,案主也許是好人,也許是嫖客、是罪犯。不過,輔導員和法官不相同,不能以道德批判案主。假如有學過輔導就會知道「非批判態度」是輔導最首要的元素和原則。簡單的比喻說是「非批判態度」就是我們有了一副平光眼鏡,在沒有任何雜質下去看待案主。不過,人始終不像機器,往往都帶有些微個人主觀去看人,所以輔導員就是訓練自己利用不同技巧處理個案,避免把個人主觀和情緒影響輔導。

鄺星宇的背景,在社會紛爭的氣氛下,就很容易令人帶有批判或成見。他的政治背景、精神狀態、性取向,每一樣都可能令輔導員作出一些前設(assumption)。而輔導員個人的素質就顯得非常重要︰真正做到不帶批判,才能夠從不同角度理解人性、理解一些被社會標籤為「惡」的人。

另一個輔導員必備的條件,就是同理心。同理心一詞相信大部人都聽過,不少中學生都在課堂上學習到。相比起「批判性態度」︰這種人有人性下,難免完全不批判的狀況,同理心相對容易培養得多。根據哈佛大學研究,同理心是奠定小朋友未來成功基礎。而筆者作為一位輔導員,回想過去的自己,亦覺得同理心的增強,會比較不容易妄下斷論,凡事會想先聽聽別人的看法、解釋,再加以追問,才對事情蓋棺定論,這不就是「非批判態度」嗎?

(繼續閱讀…)

【採訪報導 | 清官不審家庭事?心理輔導員為家暴把脈】

清官不審家庭事?心理輔導員為家暴把脈。乍看社署及警方提供有關家暴案件的數字,家暴問題似乎並不嚴重。不少人會說香港是女權當道的城市,比起日本和韓國,女性在社會的地位相對較高,成為家暴受害者的機率自然相對低。然而,數字能反映到現實嗎?

感謝 01深度 香港01 的採訪,令公眾更加深入明白家庭暴力在社會的現況及有關制度的不足。

網站原文︰【家暴】受虐想分居竟要「鬥慘」 為何總要出事才事後彌補?

同時,家家輔友希望透過呢篇報導,讓家長、社會及各個界別了解輔導員的功能,我們的工作正正填補制度的不足,同時體現緊社會創新的元素。所以,有負想放?Whatsapp我地啦﹗

(繼續閱讀…)

【在家工作四個月,我是這樣躲過新冠離婚,與丈夫感情有增無減】

新冠肺炎對全球人類都有不同程度的影響。其中之一,就是夫妻感情了。全球各地都有因疫情而被逼在家面面相對的時刻,不少夫妻因了解而分開,導致離婚數字上升,甚至有了「新冠離婚」(corona-divorce) 一詞。筆者與丈夫同樣各自在家工作了四個月,面對即將重回辦公室,反倒有些不捨。到底這四個月,我們是如何與新冠離婚愈走愈遠的呢?

用眼睛觀察 用心發現 身邊的另一半

香港人工時長,若不是新冠肺炎,對同事的時間可能比枕邊人更多。今次在家工作,反而讓我可以更加了解丈夫工作的模樣和態度,從而發掘更多他的另一面。
那麼,我發現了什麼呢?
例如,我早就知道丈夫是咖啡狂,又不喜歡飲水。在家工作時,我就發現他真的很不健康,飲水真的可能只有一杯。我本來就注重健康,所以對他這個行為有點不滿。作為妻子,在一邊嘮叨時,一邊倒水給他喝。丈夫也知道自己飲水少是個問題,也欣然接受我的好意。 (繼續閱讀…)

【「媽媽辛苦了﹗」疫情下的母親節 是什麼把母親的壓力推到極致?】

各位媽媽辛苦了幾個月,隨著限聚令的放寬,各位媽咪終於可以中場休息,開開心心共聚天倫之樂。

抗疫時間來到了分水嶺,成功跨過的話,我們大概可以回復以往笑臉,不用為撲口罩而緊張。筆者相信在疾病生死的這段時期,每個人都有不同方面的領悟。作為一位家庭輔導員,在疫情中最多的思考就是停課的孩子與繼續上班的父母們之間的矛盾,以及網絡大軍對這些現象的種種評價,如何令香港母親(特別是雙職媽媽) 的壓力累積至頂點。

疫情下香港母親的壓力

回顧從一月起,香港的母親們的「抗疫之路」,就從搶口罩起。及至新年假期後,教育局宣佈停課及「網上教學後」,香港母親們開始母兼師職。由於疫情在新年假期後開始爆發,起初大部分老闆都延長新年假期,或準許員工在家工作,但隨著老闆們的「租金成本」問題,二月尾三月頭已經著令大部分員工回辦公室上班。對雙職家長來說惡夢就來了:一邊朝九晚六的上班,下班要日常家務事及清潔,深夜母兼師職指導功課。隨著疫情越趨嚴重及限聚令的實施,加上復課無期,孩子被逼困在家中,家長需要花上更多時間照料,引發更多家庭衝突及情緒問題。

(繼續閱讀…)

【游走體制內與外|關於家庭暴力,一位心理輔導員的觀察與剖白】

DV

猶記得數年前,人生第一次實習,接到的第一個個案就是家庭暴力的案主。課堂上教的什麼reflection of feelings、clarification 等等都未派上用場,最先學會的就是進入輔導室前要帶備一盒紙巾。無錯,面前的那個她只會哭得梨花帶雨。比起理論,紙巾更加能夠幫助我與案主建立關係。

作為一位心理輔導員,而非社工,我不牽涉在社會福利制度之內。比起警察、司法機構、律師、學校及社工,我像一個可有可無的持份者。只有案主求助,我才會有機會了解他的內心世界,也不能不了解香港發生家暴後的司法程序。正正如此,這幾年來也觀察著我城之中,平淡、現實又無奈的家庭面貌。 (繼續閱讀…)

【困獸鬥還是親子樂?學習 「無聊」 讓疫情下的雙職父母自救】

自救

筆者已經數不清孩子停課了多久,身邊的雙職家長都帶著矛盾過日子。一方面感謝疫情令他們享受久違的親子時間,一方面卻為天天與孩子相對叫苦連天。

雙職家長在疫情中往往被忽視,口罩未有獲優先購買,卻同樣地要為孩子、雙親「撲口罩」﹔學校停課了,雙職家長一邊上班,一邊兼顧功課教學的職責﹔超級市場不時有食物搶購情況,雙職家長在上班、湊仔之餘,還要施展渾身解數購買食物,數月下來,已經身心俱疲,精神壓力難以言喻。

要數最令雙職家長困擾的,可謂是那群要在家工作(WFH)的父母。相信有不少家長都經歷了「困獸鬥」,孩子精力無處發泄,自己卻要完成工作,就像蠟燭兩頭燒般。家長紛紛搜尋良方妙計,如何安頓孩子。「放電」的活動,近日變成雙職家長眼中的寶藏。

(繼續閱讀…)

【心理學劇評#1 |《再見媽媽又再見》 媽媽,你到底為誰而活?】

金泰希新劇「再見媽媽又再見」韓國女神金泰希復出接拍劇集「再見媽媽又再見」。故事講述金泰希飾演的車瑜理在32歲時即將臨盆前數天遇上車禍死去,卻一直不捨得女兒,時刻陪伴在側,當上了鬼媽媽。直至她發現女兒瞜旴能看到鬼後,痛心地大罵神。於是神讓她復活,在陽間接受49天最後審判。如果瑜理能夠在49天內找回她原本的身份,才能真正復活。

復活後的鬼媽媽 都去幹些什麼呢?

復活後的瑜理,一心只是希望趕走女兒身邊的所有鬼,那麼女兒瞜旴不再看到鬼,就不用成為通靈女巫,然後就投胎轉世,壓根兒沒有想過恢復自己的身份,重新做人活下去。

“我是已死之人,對人世沒有留戀。這裡已經沒有我的位置,我只是想瞜旴不再看到鬼。”

車瑜理

在這49天,瑜理一邊幫女兒趕走野鬼,一邊幫助5歲小男孩超渡、答應昇弼已死的父母幫兒子做飯、趕走家裡的地縛靈、給自己母親偷偷買保健品等……,怎料女兒還是能看到鬼,什至有驅魔師來抓她,瑜理又在左右奔波保護守護女兒。不知不覺中,她已剩下幾天時間就要投胎了。

面對老公、好友、家人,瑜理都是避之則吉,也沒有好好坦誠自己復活後會再次離去,劇情都是擠牙膏式地、被動式地讓瑜理身邊的人知道她即將再次離開的消息。女巫薇洞家也不停提醒瑜理只剩幾天就投胎了,應該好好想想自己,有沒有想做的事才升天,別只顧著別人的事情。好友賢情是最早知道瑜理只復活49天的人,為此苦惱不已。在第14集,賢情就決定帶瑜理好好地玩,享受瑜理復活最後的時光。瑜理也因此展現久未出現的歡顏。

面臨再次死亡之際 才發現最想為自己活一次

瑜理的第一次人生在無聲悄然間完結,喻意著世間沒有永遠的必然,幸福總是在瞬間流逝,那時候她還不是媽媽。瑜理的第二段人生是為女兒而活,當上了鬼媽媽,令女兒看到了鬼,瑜理自責不已。上天讓她復活,條件是讓她找回自己原本的身份,她拒絕了,49天都只為別人而活。可是,女兒並沒有因此而改變。這裡暗示了瑜理用錯了方法去守護自己的女兒。瑜理呀!上天不是要你這樣去守護自己的女兒呢! (繼續閱讀…)

【什麼是合作式教養? 合作式教養的五大要點】

合作式教養外國名為Respectful Parenting,強調親子間的相互尊重及善意溝通。有別與一般教養模式及教育法則,合作式教養除了希望培養孩子成為獨立、有自信,善於溝通及尊重別人的孩子外(Being responsible and respectful),同時亦強調家長的部份,希望家長能夠學會尊重自己,在不同家庭成員之間定下健康的界線,使家庭生活圓滿美好。

合作式教養的另外一大特色就是與孩子同行。父母的身份角色是與孩子一同成長 (注意不是陪伴成長,是一同成長),擺脫傳統教養中管與教的對立,利用協商、非暴力溝通(表達感受及需要)、感恩的心達至教養目標。合作式教養與坊間一般以教育事業應運而生的教育法最大的不同就是家長本身也能受惠,家庭生活變得和諧、較少衝突。有關合作式教養的好處,留待下回分解。

下文先會簡單介紹幾個合作式教養的基本概念。

(繼續閱讀…)